尊龙人生就是博新版-尊龙人生就是搏
9490489@qq.com
上海重罚网约车,为何新闻后的跟帖却翻车了
2017-10-15

灵魂般的拷问,确实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。企业的义务是遵守法规,这没什么可以讨论的,但这个判断有一个前提,就是管理者须制订一个合理且正当的规定,这样的法才是良法,规定才是良规,这样的规定不仅有“必须履行”的强制力,而且有种让整个行业信服并执行的正当性。规定当然也是一个具有排它性的门槛,但如果一个规定,竟然让众多从业者都处于“不合规”状态,不能只谴责别人的不合规,而得反思规定本身的问题了。

很多地方虽然承认了网约车的合法性,但还是像防着敌人一样防着网约车,在网约车身上添加了很多根本没必要的限制。全国政协委员蔡继明在两会提到过这个问题,他批评一些地方说:现在一些地方政府用户籍、居住证等要求限制司机进入,用车型、价位、轴距等指标限制车辆进入。他认为,这些限制条件过于严苛,影响了从业人员和相关企业参与的积极性,不利于鼓励创新和促进就业,应当取消或改进。是啊,凭什么限制车型呢,凭什么规定价位呢?这应该是消费者自己选啊。再说户口,这一条就掐住了很多从业者的脖子,像上海这样的大城市,有多少本地人愿意开网约车,“合规”根本无从谈起。我们的改革在啃硬骨头,网约车管制就是一块硬骨头。这个问题上,各方面走在前列的上海更应该做改革的示范,打破利益阻碍。

开网约车的常常担惊受怕,管理规定层层加码,稍不留神,自己就可能进入“不合规”行列了。工信部下属的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曾做过一个研究,发现目前我国从事网约车运营的司机有3120万,而资质符合各地出台的新规的总共有34万,比例仅为1.1%。专家做了一个对比,翻了一下当年各地重点大学的录取率,发现北京重点大学的录取率为4.29%,上海为5.33%,即使录取比例最低的省份也要高于1.1%。这位专家说,想成为一名符合资质的网约车司机,在很多地方竟比考上重点大学还难!――如此严苛的准入门槛管理规定,是不是应该反思。管理,应该让多数人“生”,而不是死啊。

从职业社会学的角度看,一个合理的规定,应该是设置一个边界保护这个行业的多数人,为多数从业者提供“合规化”的服务,驱逐少数越轨者。如果竟然置一个行业的众多从业者于“不合规”状态,设立一个让多数从业者达不到的标准,规定本身的正当性可能就有问题了。

实际上,这也正是国办“38号文件”中的“包容审慎”所致力要解决的问题,不是总把问题指向企业,而应该反思监管者的问题,反思“规定”的问题。文件中是这么说的:合理设置行业准入规定和许可。放宽融合性产品和服务准入限制,只要不违反法律法规,均应允许相关市场主体进入。指导督促有关地方评估网约车、旅游民宿等领域的政策落实情况,优化完善准入条件、审批流程和服务,加快平台经济参与者合规化进程。——“加快平台经济参与者合规化进程”,千万别把这句话的经念歪了啊,这话的含义是完善准入门槛“创造条件让从业者合规”,而不是削足适履用那个严苛的规定去检查从业者“合不合规”。

国办38号文中充满包容新生事物的开放精神,比如文件要求:本着鼓励创新的原则,分领域制定监管规则和标准,在严守安全底线的前提下为新业态发展留足空间。对看得准、已经形成较好发展势头的,分类量身定制适当的监管模式,避免用老办法管理新业态;对一时看不准的,设置一定的“观察期”,防止一上来就管死。——为什么那么多网约车不合规,是企业问题,还是管理问题?是不是存在着用老办法管理新业态的痼疾?这样管理的话,真容易如国办文件所说,一上来就管死了。开放的上海应该成为创新新业态监管理念的示范者,而不是相反。

说好的“包容审慎”呢?有关部门,看一看新闻后的评论吧,能不能体贴一下民生之艰,有没有读懂中央对新业态的管理精神。